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尊重至上,謝謝。

黑子-(青赤)消毒。

「你這次出手太重了,祥吾。」 窗外下著夏日常見的午後大雷雨,天空灰濛濛的,讓人連心情也受到影響。 而應該在籃球部練習的眾人,難得的在桃井的強制要求下,四處尋找他們的隊長。 在過幾天就要比賽了,桃井正想和隊長赤司討論一下戰術,卻到處都找不到人,稀奇的是連手機都沒接。 青峰借著找人之名行翹課之實的在校園裡亂逛,就在經過儲物間時,聽到了赤司的聲音,冷淡帶著些責備的話語從門板後傳出。 「你少來了,征十郎,那天你明明從頭看到尾,是他們先挑釁在先的。」青峰很意外的聽見接話的人竟然是灰崎。 從他們的對話可以知道,大概又是灰崎在校外惹事了,而且這次事情似乎沒那麼容易擺平,而赤司在無奈中還是得想辦法處理,當然灰崎免不了被罵一頓。 「......換作是大輝,他也不會和人打起來阿,頂多是在比賽的時候很很教訓他們。」雙手交叉放在胸前,赤司靠著門板,微微仰起頭,好讓自己的視線能夠對上比他高出許多的灰崎。 「你知道嗎?這是我今天聽你提起大輝第五次了!」灰崎走近赤司,一隻手放在赤司身旁的門板上,另一隻手粗魯的擒起他的下巴。 銀灰色的雙眸中,明顯地暴露出主人的不悅。 「祥吾,你別鬧了。」赤司輕嘆一口氣,作勢要把他的手播開,不料卻被灰崎趁機抓住雙手,強行扣在頭頂上方。 「欸,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喔,如果我在這裡硬上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的吧?」 「你敢?」被威脅的人沒有害怕,反倒是挑了挑眉並且無畏地揚起了嘴角。 「征十郎,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我說過我很中意你,可是你心裡盡是別人?」獨占慾和理智在灰崎的腦中拔河,兩人就維持這樣的姿勢僵持著...... 青峰聽到這哩,整個愣住了。 印象中,身為隊長的赤司,並不常露出情緒化的一面,因為所有事情的結果都掌握在他手上。 "我在赤司的心裡有多久了?"青峰自言自語的問了一句。 "說起來,赤司給我的感覺倒是......" 看來...儘管隊長能猜測到比賽的結果,卻不夠關心自家隊員呢...... ______可不能把隊長讓給灰崎阿______。 ............ ...... 「這次的事情,我會在和學校討論,該怎麼壓下來,你最近就收斂一點吧。」 灰崎沒想到赤司再次開口會回到主題上,而他也不是笨蛋,灰崎馬上就知道赤司想結束這個話題。 「哼。」如赤司預料的一樣,灰崎放開了他,但是卻在他放鬆警惕之際,快速的在自己的唇上吻了一下。 赤司瞪大了眼,羞惱的情緒全寫在臉上,而灰崎則是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走出儲物間。 「他對你做了甚麼?」就在赤司還在為剛才灰崎的行為懊惱的時候,青峰推開了門走進來,在關門的動作後還不忘上鎖。 「大輝......你全都聽到了?」好不容易褪下的紅霞再次爬上赤司的臉頰。 「我甚麼都沒聽到。」而青峰反射性的回答分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總是閃爍著自信並洞察人心的異色雙眼,現在卻充滿著退縮和迴避,視線不斷在自己週遭游離,就是不肯聚焦在自己身上,這讓青峰大輝感到有些生氣。 和黃瀨涼太的犬屬性不同,赤司征十郎像是一隻高傲的貓咪,然而現在眼前這人的態度,給青峰的感覺是注意力被分散的貓,或者說是他驕傲的心裡出現了別人能夠採進去的空隙。 「赤司,看著我。」雙手撫上赤司的臉,青峰讓他抬頭看著自己。 從赤司的眼中可以清楚讀到迷惑、緊張、不安、不解...... 「相信你剛剛在面對灰崎時,不會讓他察覺你的情緒起伏吧?」青峰笑著吐出不知是安慰還是嘲諷的話語。 「你想說甚麼?」收起分散的心神,赤司做了心理準備,等著面對青峰拒絕或是嘲笑的字句。 「赤司,如果你心裡有我,那就讓我在你心裡待久一點吧。」 認真的說出這種像是告白的話後,青峰把赤司往懷裡一帶,俐落的吻了上去。 「嗯!?」赤司金紅異色的的眼中倒映著青峰不容拒絕的表情,半晌後才漸漸闔上讓自己投入進青峰給予的吻。 等分開之後,青峰看到赤司ㄧ臉迷茫的表情,笑著在赤司的臉上在落下一個吻。 「那是消毒。」 赤司聞言,頓時才回神他們剛剛到底做了甚麼。 兩人沉默著回味剛才的親吻,接著,赤司伸手拉了拉青峰的衣擺...... 「大輝,再吻我一次。」 「......這次可就不是消毒囉?」 四片唇辦相貼,輾轉為今天灰濛的天色抹上一道旖旎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