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兵部京介-(安兵)-少佐生日快樂。

 反正就是你們懂得XD

今年安迪又忘了帶禮物啦wwwww

+++



4月15日......?

 

「阿......少佐的生日要到了呢。」

紅葉看著牆壁上的月曆,像是給自己提醒又像是要讓大家都知道似的,脫口把剛剛的想法說了出來。

聽到這句話,在交誼聽的眾人確實都停下的手中的動作。

 

「那麼,這次要送什麼禮物呢?」

 

平常關係比較親密的人開始竊竊私語地討論起來,管他剛才是甚麼話題?

就算BABEL被炸了也沒有兵部京介的生日重要。

 

對他們PANDRA而言,兵部京介少佐是他們最重要的人。


 

+++

 

話是這麼說啦......

可是今年要送甚麼好呢?

 

「欸,真木,你想好要送什麼了嗎?」

「還沒,去年送的書少佐翻都沒翻呢。」真木司郎想到去年送的帝王學被少佐好好的收在圖書館哩,看來是連翻閱的打算都沒有。

 

「你明知道老頭子不需要那種東西不是?」

葉掰著指頭開始算這幾年來除了帝王學還有經濟學、政治學.......沒記錯的話甚至還有世界史之類的書籍都被兵部直接扔圖書館收藏。

 

無奈的點了點頭同意,「去年送的名牌西裝少佐也沒又穿,我真的覺得他穿上去應該很好看阿。」想到那些個名牌被少佐直接鎖進衣櫃,紅葉也瞇著眼睛苦思今年的禮物。

 

「那個.......」在他們說話的同時,夕霧抱著自己的熊娃娃走到他們旁邊。

「夕霧?怎麼了?」

夕霧把手中的娃娃抱得更緊了些,然後開口:「安迪......安迪他不回來慶祝嗎?」

 

安迪.日宮在幫助兵部京介安定了體內不受控制的力量之後就離開了PANDRA,這將近一年來的聯絡也就只有他拜託BABEL寄到PANDRA的明信片等或是信件而已。

 

或許是不想引人注目吧,連寄明信片的方式都偷偷摸摸的,不敢直接寫明寄給PANDRA,而是藉由日本的皆本光一請人祕密地送到PANDRA所在的郵輪上面。

 

「這的確像是他會做的事啊,那個半吊子,既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跟PANDRA有過來往,也不想跟普通人扯上關係。」

當兵部京介第一次拿到安迪從別處寄來的明信片時,看著那張精美的風景畫,兵部笑著吐出損人的句子。

 

名知道對方聽不到__。

 

「阿對了,說到安迪,我記得每次安迪寄過來的明信片、照片和信件,少佐都好好的收在自己的房間呢。」

「你怎麼知道?」

「每次我都說要把那些拿去交誼廳貼起來時,少佐就把他們全收進自己口袋了......」

要不是提到安迪,葉都快要忘記那些被少佐親自收起來的東西了。

 

「我看過少佐把其中一張放在自己的床頭櫃。」

「甚麼?」因為有時候夕霧會去找少佐撒嬌,知道這種事不意外,但是其他人整個驚訝,連一向冷靜的真木都露出誇張的表情。

 

+++

 

4月15日。

就跟往年一樣,兵部京介裝作不知情的模樣,躲在別的地方等著眾人忙完生日會的布置。

 

「兵部京介少佐,生日快樂!」被拉開的禮砲飛散出繽紛的紙片和彩帶,伴隨著PANDRA所有人的祝賀聲,雖然不是第一次過生日,但是兵部京介的心裡仍舊和第一次過生日一樣是暖洋洋的。

 

和『家人』一起慶祝的生日是最有意義的阿__。

但是當他吹熄蠟燭的同時,聽到一聲慘叫.......

 

安迪.日宮被人用瞬間移動的方式從正上方掉下來,摔在鋪著白色餐巾的長桌上,姿勢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阿哈哈......兵部,好久不見。」

「喔,還知道回來啊?安迪?」

 

兵部幸災樂禍地把人用念動力搧下桌,儘管眾人都是知情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要裝傻,紛紛圍上去熱絡的噓寒問暖或是像葉一樣把人先揍一拳再說。

 

「The Children 任務完成,貨物平安送達。」接著安迪之後同時出現在生日會場的三名少女帶著無可奈何的聲調說出自己平時的開場白。

「辛苦你了,女王。」兵部京介欣慰地看著少女中的其中一人,「要留下來一起慶祝嗎?」

「我們不是你的家人,京介。」明石薰用著無比認真的表情說出這種話,然後拉著葵和紫穗離開PANDRA的遊輪。

 

安迪想到自己竟然是被BABEL和PANDRA聯合起來算計就不禁感到一陣惡寒,而且雙方聯合的目的地竟然是為了兵部京介的生日。

 

「這到底是什麼惡劣的玩笑啊?」好不容易掙脫眾人的圍毆,安迪第一句話就是轉頭問看起來像是罪魁禍首的兵部。

收到安迪投過來的視線,兵部往嘴裡塞了一塊蛋糕,然後把目光移向夕霧。

「夕霧,這麼小就學會綁架可不是個好現象。」搔了搔腦袋,安迪逕自走到離兵部最近的位置坐下。

 

其他人看到這個現象,也很識趣地不再打擾這個『榮譽會員』和兵部少佐的敘舊。

......或著說是被反駁和戲弄。

 

+++

 

「那麼,難得的生日要做耶甚麼呢?安迪.日宮?」

不知何時離開宴會會場的兩人現在待在兵部的房間裡。

 

兵部京介很放鬆地坐在沙發上一臉戲謔地笑著,安迪從進來的時候就一直窘迫的站著,此時更是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平常在用的場面話在剛剛的會場裡都說得差不多了,現在這樣兩人獨處的情況,而且都這麼久沒見了,真夠尷尬的。

 

似乎是看出了安迪的不自在,兵部京介勾了勾手指就把人拖到跟前,一把拽住對方的脖頸就這麼倒進沙發裡。

「喂、欸!兵部!」

「囉嗦,安靜。」把人摟在懷裡,兵部一個翻身把自己的體重壓在安迪身上,這種俯視的角度讓他的心情很好,先不說本身就存在的身高差,要是安迪認真起來,以他之前學過的格鬥技和兩人之間如此近的距離,要拒絕兵部的動作也是輕而易舉的。

 

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少佐大人,安迪低聲地嘆了一口氣,然後伸出手揉了揉兵部銀白色的頭髮。

他知道這個髮色是因為黑色素的缺乏才會有的現實;他也知道眼前之人的真實年齡是八十幾歲,但他不知道彼此還有多少的時間可以待在一起。

 

「想這麼多做甚麼?」意外地發現有淚水在安迪的眼眶裡打轉,兵部捧著他的臉,用輕吻帶走停留在眼角的淚水。

「......我不希望你死,我寧可他們不要為你辦生日會。」用手掌撐起身體,安迪皺著眉說出孩子氣的話。

每過一年的生日,兵部京介的生命也在耗損。

安迪.日宮不知道自己在有生之年還能陪伴這個人度過多少次生日。

「笨蛋,就算不辦生日會,時間也不會為了我停止阿。」趴在安迪的肩上,兵部吐在他耳邊的事實是如此的沉重。

 

像是要停止這樣悲傷的話題,安迪壓下兵部的頭顱,用自己的嘴唇封緘接下去的傷心話,溫柔的吻裡帶著少有的強勢,即使兵部想要抽離卻又再度被拉回這個充滿不捨地親吻中。

 

「呼......你啊.....。.」好不容易推開安迪,兵部突然覺得能認識安迪.日宮在他的人生裡算是一件好事吧。

「抱歉,兵部,在你的生日當天說這種事。」

「恩,我不會在意啦。」

 

「那,生日快樂。」在兵部的臉頰上印下一吻,安迪平靜地說出這句祝賀。

「.......禮物呢?」先不說剛才的柔情攻勢,該給的還是要給。

「阿、我原本想說不會回來了所以我.....」   

「給我跪下____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