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5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P2/C34】黑子的籃球-軌跡本(赤黃)

 

【刊物】軌跡(赤黃短篇合集)

【格式】A5/右翻/1萬7千

【作者】LUILY

【封面繪者】Koucha

【場次】SP2(5/18)首販// C34

【攤位】G10 // G17

【價格】100

【通販】台灣不會再刷了,當然也不會有通販問題(ry
海外通販詢問中


++++++++++++++++++++++++++++++++++++++++++++++++++++++++++++

 



 【試閱總整理】

 ++++++++++++++++++++++++++++++++++++++++++++++++++++++++++++

 

Belong to you-番外 

和預料中一樣,也可以說是在掌握之中吧。

赤司征十郎順利通過三段聯賽,但是當黃瀨涼太撥了通越洋電話祝賀時,只得道一句不冷不熱的回應:「涼太,你特地打電話回來就是要說這個?」

「小赤司不開心嗎?」黃瀨把自己的行李一件一件放進旅館的衣櫃內,一邊好奇赤司的反應。

「……如果大輝最近安分一點我會比較開心。」想到那個警官,赤司只覺得一陣頭疼。

 

身為警視廳的警官,青峰大輝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他可是擁有動物般的第六感和敏捷的身手,理所當然是警視廳裡待補率最高的人,……以前的業績已經是不錯了,但是最近還發展到破案的領域去了。

 

這有九成是歸功於赤司征十郎。

 

起因是一次青峰在客廳一邊扒飯一邊翻閱犯人的資料,結果赤司閒著幫他分析了那次事件的小細節,青峰在驚訝之餘當然不會忘記把這些想法以自己的名義呈交上去。自從知道赤司能夠幫上自己辦案後,青峰剛開始三番兩次都跑去他和黃瀨的公寓找人,美其名是想念自己的小情人,實則帶著大堆的資料妨礙赤司的生活||至少赤司真的是如此認為。

 

【撒嬌】

(已全部公開)

「今天就練習到這裡吧,麻煩各位把東西收好才可以走喔。」赤司拿著毛巾把已經汗濕的頭髮胡亂抹了抹,然後接過桃井遞過來的瓶裝水。

「辛苦了。」桃井一瓶接一瓶的拿給之後走過來的隊員,當然輪到青峰的時候不忘做點惡作劇。

 

赤司一邊喝著水,一邊用眼角餘光看著他們的嬉鬧。

 

「阿大真是的!不給你水了喔!」
「別鬧了,五月,快拿來!」

 

「小青峰的體力還真是沒完沒了。」

黃瀨涼太把自己掛在黑子哲也身上,沒好氣的看著在場內跑來跑去的青峰大輝和桃井五月,無意間卻發現赤司的視線停留在自己身上。

 

話說回來......最近似乎因為調課的關係,只有在籃球隊練習的時候才能看到小赤司呢。

黃瀨涼太不假思索的朝赤司眨了下眼,卻沒想到赤司完全不給任何回應,就這麼把目光移開了,這個動作讓黃瀨愣了一下。

小赤司怎麼了?

 

在大家都離開休息室後,身為隊長的赤司留到最後一個走是合情合理的事。走出休息室時,就跟赤司預料的一樣,黃瀨蹲在休息室不遠的轉角處等他。

「吶,小赤司在生氣嗎?」黃瀨看著由遠走至自己正前方的赤司征十郎,抬頭看著對方問道。

「為什麼覺得我在生氣呢,涼太?」

赤司沒有直接回答黃瀨的疑問,嘴角微微揚起,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黃瀨,他知道黃瀨一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因為小赤司今天完全沒有傳球給我。」有點沮喪的低下頭,黃瀨把頭埋進縮著的膝蓋和身體間,用只有彼此聽得到的聲音這麼回答。

......。」

「涼太,說到底......你只不過是想跟我撒嬌吧。」

赤司征十郎當然知道因為自己課程的調動,和黃瀨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走廊上碰到了,說不在意是表面話,只是赤司並沒有特別去注意黃瀨的心情,因為他知道就算見不到面,黃瀨涼太心裡滿滿的都是自己。

 

......除了青峰大輝以外,應該都是自己才對。

 

「練習的時候不是見得到面嗎?」赤司跟著蹲下身,湊近黃瀨的身體,然後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地撩了幾下黃瀨的頭髮。

黃瀨把腦袋抬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爬滿了霞彩。

 

「我知道阿,可是......」面對著赤司,黃瀨就算想說些甜言蜜語什麼的,也總是因為那股強勢的感覺而不得不把話往肚裡吞。

「我是喜歡你的喔,涼太。」像是填補兩人之間的尷尬一般,赤司朝黃瀨露出溫柔的笑容,接著很自然的抱住他。

 

在不知不覺中,姿勢已經轉換成黃瀨坐在地上,而赤司半跪著的模樣。黃瀨拉了拉赤司的衣角,讓對方知道自己有話要說,他的視線在猶豫後轉變成要求......

 

「小赤司,吻我。」

對於黃瀨涼太在私人方面的任何要求,赤司征十郎都不曾拒絕過,更何況是這種算是邀請的要求呢?

如黃瀨所願的,赤司捧著他的臉讓自己的唇瓣覆上--

 


--我也是喜歡你的,小赤司。

 

【生日快樂】

(已全部公開)

拉著沉重的行李箱,剛下飛機的黃瀨趁著還沒被女孩子們包圍的空檔,從預定的側門門口溜了出去,在那邊等著的是多日前已經連絡好的昔日摯友。

大力且快速的關上車門,就怕自己即使帶著帽子和墨鏡還是會有人認出自己那頭過於顯眼的金色頭髮。

「走吧,小綠間。」
「敢讓我做你的司機你也真夠大膽的阿,黃瀨。」

「嘛......別在意啦,我覺得你一定會幫我保密的阿。」乾笑個兩聲,黃瀨一邊繫上安全帶一邊安撫被自己任性的舉動惹到的友人。


希望來得及阿,我可不想在小赤司生日的前夕遲到......


「聽說今天晚上赤司有工作喔。」綠間踩下油門後,狠心的說出剛才得知的事實,這句話成功的讓黃瀨的身體一僵,然後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綠間。

「你打算怎麼辦,黃瀨?你這次請假的事情應該只有我知道吧?」



赤司征十郎結束晚上的工作後,才剛從電梯出來,便看見黃瀨涼太朝著自己衝過來。

__就像看見主人回家的犬科動物,......而且還是等了很久的大型黃毛犬。


呵,不是說今天不會回來了嘛?


赤司嘴角牽起一抹微笑,放下手上提著的袋子,自然而然的迎接黃瀨的擁抱。

「聽小綠間說你今晚有工作?」黃瀨把自己悶在赤司的頸窩裡,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赤司感覺到擁抱的力道加重了一些。

「我提早結束了,......涼太在打什麼主意我可是一清二楚的喔。」安撫性的揉了揉黃瀨金色的腦袋,赤司主動分開了彼此,接著從口袋裡拿出房間的磁卡。

「你是想趁我生日的前一天回來幫我慶祝的沒錯吧?在這之前還特地找了今天有時間可以去機場接你的人,為了避免走露風聲,你還和真太郎保密到家,連五月也被瞞在骨子裡,但是阿......

黃瀨涼太跟在赤司征十郎的後面走進了房內,在這之間他的眼神一直投注在赤司身上,在這次行程的部分自己明明都安排好了怎麼突然冒出謎底已經被揭開的事實?

「真太郎今天早上將棋又輸給我了。」拉過黃瀨的手,赤司將自己的吻印在他的掌心,微瞇的異色雙眼中盡是戲謔。


順著輪廓落下一個又一個清淺的吻,赤司做愛的速度對黃瀨而言是一種折磨,帶著寵溺和疼惜的親吻,而手指在身體上緩慢挑起的情慾,總是令黃瀨感到不耐。

自黃瀨喉間溢出的呻吟讓偏冷的房間內開始染上情色的溫度,輕撫而過的碰觸毫不留連的在熟悉的各個部位留下暖熱。

赤司舔吻著黃瀨的脖頸,在不斷跳動的脈搏處留下吻痕,力道拿捏得恰到好處,隔天絕不會留下過於突兀的紅紫,輕捏著黃瀨的腰部,讓身下人主動的湊上唇瓣,半闔 著異色的雙瞳,赤司對於他溫順的情人總是不吝惜給予獎勵,一手引導著黃瀨的動作,讓他能夠摟著自己的肩頸,一手下探於對方的敏感處揉捏套弄,滿意的聽到黃 瀨因快感而吐出的聲音。

「唔......小赤司......

黃瀨的眼角已經滲出淚水,赤司從上方居高臨下的看著黃瀨做愛時的表情,噙著笑加快手中的動作,不意外看見黃瀨習慣性的放開已經摟著自己的手,然後遮掩住自己的臉,淚水從眼角滑落,順著手指的縫隙流到了手腕處。

淚水因燈光而反射出濕潤的水漬,赤司繼續著手上套弄的動作,接著低下頭朝著那處舔了一下,暖濕的舌頭碰觸到微涼且敏感的手腕,著實讓黃瀨的身子抖了一下,扯過黃瀨遮住自己表情的手,再次吻上那因呼吸急促而微開的雙唇。

「涼太。」
「恩?」

赤司喊了聲黃瀨的名字,眨著因為淚水而顯得濡濕的淺色眸子,黃瀨從剛才漫長得前戲裡好不容易抽回自己的意識,反射性的應了聲。

「__我愛你,涼太。」

故意湊近在黃瀨的耳邊說出彼此已經知道很久的事實,言語能夠給予的影響,赤司在清楚不過了。黃瀨不是第一次聽到赤司的告白,但是在這種情境下還是第一次聽到 赤司使用了"愛"這個字眼,伸出手緊緊的擁抱住眼前的男人,黃瀨因情慾染上紅霞的臉因為如此的三個字而顯得顏色加深了許多。

藉著手中精液的潤滑,赤司很輕易的拓開了黃瀨的後穴,即使因為工作雙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面,更別提向今天這般的做愛,但是赤司根據以往的記憶,在黃瀨體內的敏感處稍一使力便聽到黃瀨壓抑著的倒抽一口氣。

「征......進來。」迷濛的雙眼裡倒映著的只有赤司征十郎一個人的身影,含著淚的黃瀨開口央求著上方不疾不徐的男人。

沒有給予任何的回應,就在黃瀨以為這樣伴隨著快感的折磨會繼續下去的時候,赤司抬起他的雙腿並輕微施力,讓自己的灼熱能夠更加靠近黃瀨,伸手抹去對方眼角的淚痕,赤司異色的虹膜對上他淺色的雙眼,雙方在彼此的眼裡看到的盡是情意。

「征......拜託,別再......」話還沒說完,赤司的一個挺身就把剩下的字句全賭上了。

「唔嗯......!

契合的身體配合著赤司進出的節奏,抽動的頻率和呼吸聲幾乎成正比,一開始進入的不適感已經消失,無法言喻的快感隨著體溫不斷攀升。

難得不再壓抑的呻吟聲伴隨 著彼此的動作而越發高亢,在一次重重的撞擊過後,赤司吻住黃瀨,讓雙方的聲音因為這個動作而封緘,接著把自己的白濁深深的留在他體內。

「嗯......小赤司。」高潮過後的慵懶席捲著兩人,照平常來看,情事過後的兩人應該是直接抱在一起睡覺,但是今天黃瀨不知怎的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的吻和愛意落在赤司的臉頰和嘴唇上。

「涼太......?」雖然覺得奇怪,但是赤司對於情人的主動很是滿意,溫柔的揉亂黃瀨輕軟的頭髮,接著捧起黃瀨的臉,給予回應。

「__小赤司,我愛你,生日快樂。」

高潮的餘韻還沒退乾淨,比起做愛,黃瀨更想多和赤司撒嬌,畢竟彼此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面了,躺在床上面對面,就在赤司詢問黃瀨為何今天這麼主動時,黃瀨是這麼回答的。

 

【要求】

(洛山赤黃)

即使理由很牽強,黃瀨涼太依舊不顧事務所的反對選擇了洛山高校。

「你在想什麼?黃瀨!」

「都高中了,工作方面我都沒有懈怠,讓我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好嗎?」

我想和小赤司讀同一所高中阿。

當然,這一句心裡話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不後悔、不回頭、不懷念,這是他曾經答應過赤司征十郎時所給予的說法。

穿上沉穩的灰色系的制服,黃瀨看著鏡中的自己,覺得似乎哪裡和之前不一樣了卻也覺得其實沒有變。

從初遇時的少不更事、輕狂無知到現在的黃瀨涼太,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正好有一定的環境和時間成長成現在的自己,在赤司的縱容與其調教之下||

 

撇了一眼被自己的情人掛在脖子上裝飾用的領帶,赤司略微皺了些眉頭,無奈地把人拉到一邊,自顧自地幫他重新繫好,「小赤司好溫柔喔。」垂下的視野理佔滿了屬於赤司的顏色,次目卻也柔和,「只是捨不得罷了。」

調整著領帶的長度,赤司回應了一個空虛的答案。黃瀨擺著招牌笑容向周圍經過的女同學打招呼,停留在空氣中浮動的目光在兩人的動作之間增添了曖昧,卻沒有人真的上前掏出自己的好奇心,雖然黃瀨涼太是人人都知道個性好脾氣好的小模特,但是對於赤司征十郎在國中時的傳聞卻也不是沒有聽過。

 

【與你】

「涼太,你有辦法複製奇蹟世代嗎?」一開始只是無心的聊天罷了,但是對於他如此地回答,你感到些許的不悅。

「小赤司在開玩笑嗎?我怎麼可能複製奇跡世代呢?」你們都是我認同的強者喔,所以我不可能站在跟你們同一條線上的,我們不是同等的阿,你知道嗎?小赤司。

 

那曾經是憧憬的證明,也是你為自己框起來的世界。

你是個以優秀的素質取代了灰崎的人,但這並不代表你已經將你的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你一定還有未知的潛力,我身為你的隊長對你的評價是這樣的。

 

在異色的雙眼裡映下你的容貌、你的成長、你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清晰,直到分道揚鑣的那一剎那,都還記得那份自信的笑容,是如此的耀眼。

 

「小赤司,你覺得我穿這套好看嗎?」因為兼職模特,黃瀨涼太很注重自已在外給人的形象,有時會帶著工作上需要的素材雜誌等等的東西來詢問大家的意見。

「涼太不管穿什麼都很好看喔。」

噙著一貫的笑容,赤司專注的將視線停在棋盤上,對於黃瀨的問話,敷衍般的回答道。

而在赤司回答完這句話沒多久,就感覺到背上一重,黃瀨把帶來的書籍丟在一旁,攬住赤司的脖頸,撒嬌般的蹭了蹭對方的臉頰。

「小赤司,你很明顯是心不在焉阿。」

「恩。」

稍微收緊了些環抱的手臂,赤司愣了愣……落下棋子的手也停住了,在稍稍的遲疑後,赤司選擇先把手中的棋子下在正確的位置,再伸手安撫趴在自己身上的大型黃毛犬。

 

「我不想跟小赤司分開。」

 

+++++++++++++++++++

還有一篇青火一千字左右的情人節,主要還是赤黃啦w所以青火就不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