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蒼紅-花(HANA)-(學園衍生)

賞櫻。 在日本賞櫻是個非常傳統的民俗節日,家家戶戶總是會約個三五好友,中午或傍晚、晚上的櫻花映著月光也別有一番風味。 現在是日正當中,難得的節日,誰會乖乖的待在教室吃便當阿? 「來來來,各位,我這邊有酒喔~」慶次高舉著罐裝啤酒,對著上杉手中的熱茶乾了下去。 漫天的櫻花飛舞著、旋轉著。 「喂!也給在下一點吧。」一手抓著糰子,幸村也不忘向慶次要一杯,但是伸出去的手馬上被自家保母打掉。 「旦那,不可以,在學校不能喝酒。」就算幸村一臉不滿的嘟著嘴,佐助仍是沒有放水的意思。 看到這景象,政宗停止了夾菜的動作,嘴角不禁泛起一點微笑。 就算過了那麼久,他的個性還是一樣沒變。一樣的單純、一樣的...他的,只屬於他的……那份熱情,那是彼此只對雙方燃起的情,縱使過了百年,他也不從不曾忘記他的笑。 「政宗大人,不行喔,您不可以喝酒。」小十郎故意忽視自家主子看著小情人的視線,撥他一桶冷水「到時候喝醉酒課就不用上了。」 此話一出,全場笑翻。 其中,就屬元親笑的最誇張「哈哈哈~獨眼龍,沒想到…哈哈~」說著,又是一杯酒下肚。 +++++++ 喧鬧著,直到下午第一節的鐘聲響起,眾人才依依不捨的作鳥獸散。 依稀聽到慶次說晚上要在他家辦個更盛大的什麼的… 身為保母的佐助和小十郎很認命地留在學校屋頂收拾滿地的殘局,說實在的,武田信玄會答應讓他們在學校屋頂吃中餐,也是看在有人會打掃的一乾二淨上才准許的吧。 +++++++ 「嗚…嗯…」 政宗摟著幸村,就這樣在樓梯間吻了起來。 難得雙方的褓姆都不在嘛。 「吶…過來。」放開幸村唇瓣,政宗拉起他的手。「阿?政宗殿,現在是上課耶,在下認為我們應該…」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幸村說道。 「Be quiet。」簡單的兩個但自就把幸村接下去的話賭住。 政宗就這麼拉著幸村快速的跑下樓,穿過中廊,繞過導師辦公室最後停在學校一處隱蔽的小角落。拍拍底下柔軟的草皮「坐吧。」雖然不懂政宗殿下想幹麻,幸村仍是乖乖地坐在他的旁邊。 印象中,那隻獨眼中從來沒有迷惑過,總是堅定地望著前方,而此刻,那隻獨眼裡滿是柔情的看著自己。 政宗伸出手,撫上幸村褐色的頭髮,有些粗魯的把原本就不怎麼整齊的頭髮弄亂,四月的春風一陣又一陣吹著,粉色的花瓣從他們頭頂落下,原來,這附近全是盛開的櫻花樹,淡淡清甜的花香隨著風飄散。 「幸村,你還記得嗎?百年前的櫻花也曾向今天一樣盛開。」 「政宗殿…」大手攬過幸村,把他拉向自己,讓他靠在自己胸前,一抹紅霞迅速地布上幸村的雙頰。 「那個…政、政宗殿…」幸村有些慌亂地想推開伊達親暱的動作。 「你還記得嗎?」低沉的聲音湊在耳邊,不容拒絕的語氣。 抬頭對上那抹蒼藍,幸村猶豫的開口「嗯…我記得,那時候……我們也曾坐在櫻花樹下,有御館樣、有上杉殿…..大家都在,就算宴會過後,大家都是敵人……」斂下眼睫,百年前紛飛的記憶深深的刻在靈魂上,永遠地。 +++++++ 落下一個個的輕吻,政宗調笑般地逗弄著懷中的幼虎。 「幸村,我愛你。」富磁性的嗓音,溫柔的吐露著自己的感情。 雙臂一個收緊,把幸村抱在懷裡。 如粉色雪片般的櫻花花瓣灑滿整個夜空,就連皎潔的月亮也染上一層杏色。 「政宗殿……」幸村睜著圓潤的雙眸看著眼前向他告白的男子,政宗認真的表情讓他連”破廉恥”都說不太出來。 +++++++ 「百年前的顏色依舊沒變。你也是,我也是。」政宗捧起幸村的臉,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他仍然愛著他。 沒忘。政宗殿沒忘,他也沒忘。還記得當初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時,自己是多麼的高興。喜悅的淚水滑落,他想也沒想就直接衝進他懷裡,聽佐助說,他的舉動似乎造成了學校不小的騷動。 想到在這個時代剛見面便做出有失禮節的自己,幸村又是一陣羞赧。 +++++++ 和百年前幾近相同的姿勢、相同的櫻花、相同的對話,再一次的衝擊著他們的記憶。 「真田幸村,我愛你,和以前一樣,我在櫻花樹下向你告白,我在同樣的地方聽到你的回答。」 「破廉恥!這裡怎麼能和以前比?這裡是學校耶!」看者眼前笑的很霸道的政宗殿,幸村把從前忍著沒說的話脫口,紅著臉拒絕。 嘴角的笑加深了幾分,又或者帶了點邪氣「哦?這麼說,是要我和百年前的宴會一樣把信玄公和猿飛、小十郎等等的叫來囉?」威脅的話語從龍的口中說出更具危險性。 一手勾起幸村的下巴,政宗不懷好意的笑著「我想聽你的回答。」 「我……」 「喂!旦那,慶次旦那說晚上要在他家辦賞櫻晚會喔!」 「……!!佐助!」 從三樓往下喊的聲音,在上課中顯得格外刺耳。 「SHIT!好你個忍者!竟敢壞我的事!」政宗火大地朝三樓比了個中指。 「那個……政宗殿」 「阿?」 幸村有些怯怯的說:「你說現在的櫻花和百年前的一樣漂亮,我現在的回答也和百年前相同,我們在櫻花樹下的立誓我沒有忘……我也……愛著政宗殿……」說道後來,幸村甚至快哭出來了。 有些驚訝地聽完幸村的告白,政宗伸手抱住他,管他什麼學校!什麼忍者的! 「政宗大人!您在做什麼阿!」片刻後,小十郎的叫喊聲響遍整座櫻花林。 隨風舞動的櫻花花瓣落英繽紛,漫天的粉嫩訴說著百年前的故事,這個故事將會繼續於這個世代,永遠地。 ++++++++++++ 矮額~好甜喔XDD(ˊ///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