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普獨-晨。

+++++++ 和戰前一樣的早晨,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楓糖味,被迫退休的普魯士,懶散的臥躺在沙發上,等著自己最愛的弟弟端著自己最愛的楓糖鬆餅來找他。 在二次大戰結束後,德意志帝國瓦解,世界自此和平了好一段時間,有時侯,普魯士在這段和平的日子裡,會想起以前享受戰爭和鮮血的生活,不是說和平不好,而是因為…… 「哥哥,請不要用那種姿勢躺在沙發上好嗎?」德意志端著早餐,出聲打斷普魯士的思緒。 「嗯?......啊?」他看得意志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這才回過神,伸手接過自己的早餐,甜膩的楓糖味頓時充滿著整個客廳。 或許,自己很害怕吧。 怕是出生於鮮血中的自己、從出生後便追求戰爭的自己,會被那抹和平吞噬。 近乎幸福的和平是他從未擁有過的體會,讓他失去自己存在的價值。 「威斯特。」喃喃念著德意志的暱稱,雖然自己最愛的鬆餅還沒吃完,他仍然執意的抱住坐在一旁看報紙的德意志。 「哇阿!哥…哥哥!你早餐不好好吃在做什麼阿?」冷不防被普魯士抱住的德意志慌了陣腳,整個臉頰就像是熟透的番茄那樣紅了起來。 德意志一手抓著報紙,另一隻手撐在沙發上,免得整個人倒下去。 普魯士看著自己最親愛的弟弟,同時也是自己最親愛的威斯特。他湊上德意志的唇瓣,輕輕的落下一個吻。 雖然早已習慣自家哥哥對他任何的親暱行為……最常見的,是他總是會把自己梳好的頭髮弄亂、再來是從小叫到大的暱稱,然後是經常性的親吻…… 德意志不否認,其實他並不討厭普魯士的行為,只是他對這些事仍會害羞到想躲起來,法國和義大利留下的書籍和常識,在德意志面對普魯士時,總會顯得很沒用。 「威斯特,早安。」在相疊的唇瓣分開後,普魯士附在他耳邊這麼說。 明明不是第一次地問候,但卻是相隔了許久的早安,不知怎麼的,亂糟糟的影像如跑馬燈般浮現在德意志的腦海中,眼角滲出些許淚水,他伸出手抱住眼前的人。 普魯士。 我的____哥哥。 「恩,早安……」哽咽的聲音在普魯士的耳邊響起,普魯士捧起德意志的臉,輕輕拭去他眼角的淚光。 因為淚水而溼潤的藍色雙眸和微微泛紅的臉頰,德意志大概永遠也不會想到他這副表情總讓普魯士痴迷不已。 普魯士寵溺的揉亂他柔軟的金髮,和德意志輕抵著額,兄弟倆輕聲的笑著。 早安,德意志,我最重要的、最心愛的________ +++++++ 甚麼跟甚麼阿???(ˊ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