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青黃)-生日快樂。(青峰生日賀文)

在暑假的尾聲,當所有人正打算把握時間度過最後一個周末時,偏偏遇上颱風,打亂了一切的計畫。 「吶,小青峰。」黃瀨涼太抱著一角棉被,縮在床上懶洋洋的看著窗外被強勁的風勢吹得東倒西歪的樹木。 「嗯?」青峰大輝悶悶的聲音從旁邊的棉被裡傳出來,明顯是不想理人的態度。 難得放了颱風假,不用上學也不用練習。 自從黃瀨前一天放學看到風雨有逐漸變強的情形,便纏著青峰說要去他家住,當然他也趁著下大雨偷懶,把所有的工作都推了。畢竟兩人已經是情侶了,青峰也沒什麼理由拒絕黃瀨的要求,就是當晚把人拖上床,讓黃瀨用身體付了住宿費用。 「我肚子餓了,我記得你櫃子裡有烏龍麵吧。」 黃瀨翻身,讓自己能夠朝向青峰那一邊,並且伸手想掀開青峰的棉被,豈料,手還沒碰到棉被,就被從被窩裡伸出的手抓個正著。 「厄……小青峰?你幹嘛阿?」黃瀨疑惑的看著眼前人的動作。 青峰把黃瀨的手拉進棉被裡,睜開惺忪的睡眼,藉著微弱的光線看著他的手,修長的手指、分明的骨節,指腹帶著一點薄繭,整體來看黃瀨的手真的很漂亮,不管是作為一個籃球選手或是模特兒來說。 「黃瀨,你不會大膽到要我去幫你煮麵吧?」青峰的語氣中藏有蓄勢待發的危險,就等著黃瀨自己跳下陷阱。 「小青峰阿,我現在根本不想下床…我好累。」任由青峰抓著自己的手,黃瀨吐出抱怨,接著又閉上雙眼,一副我要繼續睡的模樣。 聞言,青峰抓著黃瀨的手讓他的手掌朝著自己,接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掌心…… 「厄阿阿阿―――!¬」 如青峰預料的一樣,黃瀨大力的抽回自己的手,下一秒蓋在青峰頭上的被子便被滿臉通紅的黃瀨掀了開來。 看著被自己的動作嚇到紅了臉頰還含著淚水的黃瀨,青峰的心情格外的好了起來,他撐起上半身,饒富興味的盯著眼前的人,只差下一秒又把人拖回被窩好好溫存。 「小青峰,你幹嘛舔我啦!明知道我很怕癢的……」 黃瀨在面對暴君的時候根本是有苦難言,委屈的說出自己被欺負的事實,還要被迫接受暴君毫無道理的威脅。 「怕癢就是敏感阿,黃瀨你果然很敏感?嗯?還要我去煮麵嗎?」 「……。」 自知理虧的黃瀨涼太很認命的抓起床邊的衣服,走去浴室清理,當然他沒有忽略掉青峰大輝在他身後,發出宛如勝利者的笑聲。 *** 當青峰整理好自己走到客廳,發現黃瀨正拿著一疊雜誌翻看。 「居然拿自己的雜誌在看,真夠自戀的,黃瀨。」青峰走近他,胡亂地把黃瀨的頭髮揉亂,接著也拿起一本自顧地翻了起來。 「吶,我這是有本錢自戀的好嗎?偶爾翻翻自己以前的雜誌還蠻有趣的阿。」手指翻開的那一頁是全彩的專訪,是今年春天最新款的流行服飾代言。 青峰看他看得這麼投入,索性把自己手上的那一本丟在旁邊,攬住黃瀨的脖頸,硬是要和他看同一本。 「這一件我好像上次看你穿過?」青峰指著其中一件問。 「真難得小青峰會記得我穿過什麼……」黃瀨撇了一眼掛在自己肩背上的男人,挑了下眉,嘴角也跟著揚起弧度。 「因為上次在休息室做的時候,我不小心把扣子扯掉了還被你……」還沒說完的話被黃瀨用手摀在嘴裡。 黃瀨再度紅了臉只因為之前在休息室胡鬧的回憶,面紅耳赤的模樣也勾起了青峰的好興致。 「要做嗎?」 青峰拉下黃瀨的手,低頭囓咬起他的耳廓,一邊吐出溫熱的字句,刺激著黃瀨的感官。 「嗚……我說,小青峰…昨天不是才…而且我還很累阿。」忍耐著青峰在自己身上燃起的火苗,黃瀨有些無奈。 「昨天那是房租。」青峰邊回答,嘴上和手上的功夫也沒停下來,這一來一往的回答裡,他已經脫下黃瀨不久前才穿上的衣服。 黃瀨抓住青峰在他身上肆虐的手,面對青峰帶著不悅的表情,黃瀨接著撫上他的臉頰,無比認真的看著眼前的人,瞬間冷下來的氛圍,讓青峰不自覺的收起了心神。 「在做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喔,小青峰。」 「你又想幹嘛?」 「小青峰,生日快樂!」 祝福的字句剛落,青峰便感到唇上一熱。 那是黃瀨主動送上的吻,先不提理由是什麼,既然是送上門的吻,青峰很樂意讓這個吻再度燃起兩人之間的溫度。 不管是呼吸帶來的感觸還是兩人身體相觸的溫度;甚至是下身那偏高的體溫,無一不是在刺激著雙方的感覺,明明是才剛清洗過的身體,很快的便因為彼此的動作而沁出汗水。 「厄…小青峰,不要那麼用力啦!」沉浸在情慾裡的黃瀨因為突如其來的痛楚輕呼出聲。 青峰讓黃瀨躺在沙發上,一手揉按著胸前的紅果;一手握住他下身那已經抬頭的暖熱,熟練的上下套弄著。 黃瀨將碎吻落在青峰的額際、眉眼、鼻樑,而後來到嘴唇,雙手抱著眼前人的頸部,雙唇相貼帶來的情熱,讓兩人都情不自禁得想要更加深入。 互相糾纏索取的動作過後,滑落的津液滴在黃瀨的胸前,帶出一片誘惑,青峰接著把自己埋在黃瀨的肩窩,輕輕啃咬著他形狀優美的鎖骨,當然不忘記留下屬於自己的紅痕。 青峰用手指沾著兩人的體液,往黃瀨身後探去…… 「涼太,腿張開一點。」 「小青峰就只有這種時候會叫我的名字……」隱忍的字句裡帶著委屈,黃瀨聽話的張開腿,嘴上卻忍不住抱怨。 「囉嗦,姓氏也好名字也好,你就是你阿。」青峰舔吻著黃瀨的耳垂,口齒不輕的回答道。 深入的手指從一根增加到兩根、三根,由於黃瀨剛才為了吃麵,清理時沒有很仔細,體內仍然有昨夜的殘留,現下藉著精液的潤滑,青峰很容易的便讓黃瀨的甬道放鬆到自己能夠進去的程度。 青峰讓黃瀨和自己十指相扣,輕吻著他的眼角,緩慢的把自己推進對方的體內。 黃瀨舔了下青峰的嘴唇,輕聲的說:「小青峰,颱風似乎今晚就走了,你節制一點……別讓我明天下不了床。」 「這種時候別提練習行不行阿?黃瀨。」青峰挺動腰部,企圖讓黃瀨閉嘴。 「嗯……呃…我想和小青峰1 ON 1阿。」聽到這句話,青峰的火氣又上來了,他刻意放慢進出的速度。 可是對於欲望已經被染起的雙方而言,難得緩慢下來的抽插根本是折磨人的耐性,一下又一下的深入淺出,挑起一波接著一波的情慾,不但青峰忍得想直接強暴人,也終於讓黃瀨受不住的開口求饒。 「小…小青峰,我錯了行不行阿,你就別……!」 突然的動作讓黃瀨再也吐不出一個字。 「涼太,叫我的名字。」 濕熱的甬道內,抽出和插入的動作乍然激烈,讓黃瀨即使想回應,出口的卻都是呻吟聲,青峰再度吻上黃瀨,靈活的舌頭肆虐著他滑膩的黏膜,手也沒閒著的繼續撫弄黃瀨的分身。 「厄…大輝…」勉強從齒縫中擠出青峰想聽的字,黃瀨伸手摟抱住青峰的背脊,讓彼此能夠更貼近。 「青峰…大輝,生日快樂。」 學著青峰在他耳畔做過的事,黃瀨在他耳邊再一次說出祝福的話語。 「……。」 青峰沒有回答,倒是加快了抽動的頻率,狠狠的撞在身下人的敏感處,惹得黃瀨一個勁兒的流淚,卻也捨不得放開。 「這算是生日禮物嗎?黃瀨涼太?」 快感如海浪一般,一陣又一陣的襲來,終究衝破那最後一層的禁制。 隱忍著的短促呻吟聲自雙方口中洩出。 高潮後的兩人急速的喘著氣,意圖平復下自己的呼吸,青峰手上沾著黃瀨方才射出的白濁,自顧地當著仍然暈呼的黃瀨面前舔掉。 「小青峰……我不是說過不要那麼做嗎?」黃瀨羞紅著臉看著自己射在青峰手上的體液被那種方式處理掉。 「嗯?你的一切都是屬於我的阿,黃瀨。」舔食掉最後殘留在掌心的液體,青峰扳過黃瀨燦金色的頭顱,毫不猶豫的吻上去。 一個帶著些許腥味而輕淺的吻,黃瀨舔舔自己的嘴唇,說實在的,從自己情人的嘴裡吃到自己的味道還蠻奇妙的。 「我幫你清理吧。」話一說完,也沒等黃瀨的回應,青峰已經把人抱起來往浴室走去。 「嗯?小青峰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是因為生日嗎?」黃瀨任由青峰抱著自己,好奇的問。 「笨蛋,是因為生日禮物。」 青峰低頭吻了下黃瀨帶著耳環的耳垂,黃瀨有點驚訝青峰嘴上說的和他現在的動作根本是兩回事,卻也沒有點破這樣一個心照不宣的秘密。 +++ 其實埋了一些沒用的伏筆,有些地方自己想修改卻不知該如何改><"就這樣吧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