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學校擬人)-月見(誠凜x洛山)



海常為了要躲最近越黏越緊的桐皇少爺,特地把下午的課都排滿,可他萬萬沒料到桐皇今天打定主意要翹課一整天就為了逮到自己。

「什麼?現在才下午一點耶!」在睡夢中被同學搖醒的海常,睜大雙眸滿臉的無奈。

「看來你也只能翹課從後門溜走了?」

「我怎麼可能為了躲人就翹課阿?......才不想像那傢伙一樣呢。」重新趴回桌面,海常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腦海中浮現隔壁桐皇無賴又囂張的嘴臉。

無精打采的上了兩堂課,海常最後仍是放棄般地撥通了熟悉的號碼......

「喂?誠凜嗎?今天可不可以麻煩你......」

因為誠凜剛好在整理自己的手機信箱,很快的便接起電話。

最近適逢初秋,已經感到涼意的陽泉早就規劃好自己秋天的計畫,所以他寄來的短信裡不外乎是美食的評論和照片,而令誠凜眼睛一亮的是秀德寄來的問候信。

「不好意思,海常君,今天剛好不行呢。」誠凜隨意地抽起一張便條,記下剛才秀德信件中的重點,然後禮貌的吐出拒絕。

「桐皇那傢伙今天異常的堅持阿!他似乎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抓到我啦!」海常在電話另一端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聽到誠凜拒絕自己的求救,海常臉都綠了,先不說平常桐皇都在校門口堵人,讓他有家歸不得,不知為什麼今天桐皇的行徑變本加厲,讓海常更是躲在教室裡,一步都不敢離開。

「阿對了,先跟你說聲抱歉,......是我讓桐皇君今天在學校賭你一整天的。」雖然是在教室裡面,面對海常打來的電話,誠凜按下了擴音建,接著慢條斯理穿上外套拿起書包準備離開。

「你在想什麼阿?誠凜,你太超過了!我平常都待你不薄阿,你不能......」海常抱怨到一半,誠凜就無情的把電話給掛了。

「今天是月見阿,海常君,你就別來打擾我和洛山君的約會嘛。」就算明知海常聽不到,誠凜還是冷冷的補充了一句。

+++

洛山剛從電梯走出來,便看見誠凜在自家公司一樓櫃台和職員聊天。

「......你在這裡幹麻?」洛山拎著自己的公事包,挑眉瞧著眼前的男人。

「接你下班阿,開心嗎?」

漾著大大的笑容,誠凜轉頭看向洛山。

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洛山向職員們打了招呼便走出公司,誠凜連忙跟著洛山後面離開。

「我記得你今天下午有課不是嗎?」

「你放心啦,我早就請假了喔......」

面對洛山的疑問,誠凜從容的搬出早就準備好的台詞應對......要是給洛山知道他自己今天為了賭他下班所以早退就完了!

夕陽的餘暉灑落,溫暖的黃色光線把兩人的影子拉得細長,誠凜偷偷地撇了一眼身旁略高於自己的洛山,雖然他自認為自己還會再長高,偶爾卻會為自己比對方矮一點的身高發愁......

「你在看什麼?」小小的一個動作卻也沒逃過洛山的視線。

「......我在看...我的情人真得很可愛呢。」

絲毫不害臊得說出半真半假的情話,果然令洛山一陣惱怒......

「你少胡說八道了,對男人別說出可愛的字眼,可愛這詞應該用在我表弟身上吧?」

洛山稍微愣了一下,接著就是不留情面的把原句推到自己表弟身上,雖然有些無奈,但是洛山絕不會承認自己其實很喜歡誠凜這樣直白的表達。

「今天怎麼沒看到那兩個死對頭?」隨口問了一下平常都會看到的海常和桐皇,洛山好奇的看向誠凜。

「而且你今天還特地請假,就為了要在公司堵我?什麼時候跟桐皇學到這種糟糕的行為的?」

誠凜搖搖頭苦笑。

果然什麼事都瞞不過身邊精明的戀人阿。

「被識破了嗎?哈哈......」誠凜伸手牽住了洛山的手,快速的在他臉上偷了一個吻。

「......欸!現在在馬路上阿!別太過分了。」報復性的狠狠握了誠凜的手一下,滿意的看到誠凜皺起了眉頭。

「今天是月見喔,海常君和桐皇君那兩個搗蛋的我已經處理完了,而且秀德來郵件說,他有寄點心過來,家裡應該已經收到了,到我家去賞月吧。」

誠凜滿臉笑意的向洛山說出邀請。

「月見阿...希望秀德寄來的點心能合我的口味...」說出這樣的話也就表示洛山同意了。

「說得也是呢。」

誠凜牽著戀人的手,溫柔的微笑裡隱藏著的是對秀德的歉意。

在秀德忙碌的時候打電話要求他幫忙張羅月見的點心實在是一件有維良心的事阿!當然,歉意這種東西誠凜絕不會在這種時候說出來煞風景。

「诶,好香喔。」

香甜的味道不知從何處傳來,誠凜嗅了嗅空氣裡傳來的氣味。

「是烤番薯吧。」

「洛山大少爺也吃過烤番薯嗎?」

誠凜不忘出言調侃,反被洛山賞了一記白眼。

「好像在附近而已,要吃嗎?」

「那種平民食物我才不吃呢。」洛山冷冷的瞪了誠凜一眼,接著頭也不回的往前走,突然,一股力道扯住了他的手腕。

「烤番薯很好吃耶,你在這邊等一下,我去買。」

拗不過誠凜說到做到的脾氣,洛山只好站在路邊等。

或許是最近天涼了,烤番薯的攤位上隨時都有已經烤好並且保溫適當的番薯供客人挑選,誠凜很快便拿著一小袋的烤番薯回來了。

「洛山君,趁熱吃吧?」誠凜小心易易的剝下一半鬆軟的番薯遞給洛山。

終究不忍心拒絕誠凜的好意,洛山冷著臉接過對方遞來的烤番薯。

輕輕撕開烤番薯的外皮,呈現出的是番薯柔和金黃的色調。

「還不錯嘛......」洛山在咬了一口之後,小聲的說道。

「平民的食物不錯吧?」誠凜嘴裡含著暖呼呼的烤番薯邊出聲反問。

洛山不再和他抬槓,安靜的吃著手裡的烤番薯,偶爾視線會飄過身邊誠凜那吃著烤番薯幸福的表情,看到誠凜因為一個烤番薯笑得如此滿足,洛山忍不住問......

「吶,誠凜,是有好吃到你露出這樣的表情?」

「恩......?」

並不是第一次看到誠凜笑得如此溫暖,洛山卻有些在意僅僅是一樣食物就能令他笑成這樣?

「或許是因為跟你一起吃的關係吧。」

不意外地,誠凜再度說出令洛山面紅耳赤的情話。

「笨蛋。」

儘管被夕陽西下的光芒包圍著,從洛山的臉上還是能夠看出隱約的熱度。



屬於兩人的月見節日才正要開始呢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與其讓這兩隻控窯,不如直接買烤番薯(笑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