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猿美-無題。

「美咲......在哪裡呢?」 看著淡島帶領前輩們和吠舞羅面對面對峙,他原以為一定會見到身為吠舞羅前鋒的八田美咲.....然後一定又是一輪的戲弄。 但是阿......人呢? 耳邊傳來淡島世理清澈凜然的說話聲,和對方逞強壓抑的反駁形成強烈的對比,令人感到不耐。而且這一次,因為沒有美咲在場,吠舞羅的氣燄明顯比以往淡了一些。 意料之中,兩邊這次很快達成了共識,或許是因為美咲不在,吠舞羅和自己所待的Scepter4在實力上就有一定的差距,更何況是現在已經少了王和前鋒的他們? 「伏見,走了喔?」 懶散的回應了ㄧ聲,腦袋裡卻盡是欺負美咲,並且讓他的信心崩毀的畫面。 +++ 推開已經塵封在記憶裡一段時間的酒吧的門,出雲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他,其他人則是露出了警戒的表情。 「我不是來找你們打架的,美咲在哪裡?」伏見只想知道為何最近在街上的監視系統裡一直都沒看見美咲的身影。 「哎呀,來找八田的嗎?」 伏見沒有回話,自顧自的走近看似知道內情的出雲。 「前陣子練習滑板的時候摔傷了,現在人在樓上靜養。」看著伏見越走越近,出雲真怕他為了知道八田的下落會拿自己心愛的吧台試刀,很乾脆的就把八田的事情說了出來,連隱瞞的打算都沒有。 「謝啦。」示意性的揮了揮手,伏見旁若無人地直接走上樓。 +++ 「出雲哥,你怎麼可以出賣八田哥啦。」 「我只是陳述事實。」 +++ 踩著刻意漆成和酒吧氛圍相襯顏色的樓梯,伏見憑著記憶很快的便找到八田的房間。還是和以前一樣房門沒有關,門上用圖釘固定著許多的照片,全部都是多多良留下來的。 全部都是。 「美咲,我來找你囉。」 「厄!叛徒!你怎麼會在這裡?」八田驚訝的從沙發上坐起來,一副就是要準備戰鬥的樣子。 「冷靜點嘛,我可是特地翹班來看你的耶。」很快的把剛才從出雲那裡得知消息轉換成謊言,裝出一副誠懇的模樣,伏見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接近八田。 「少騙人了!離我遠一點。」 八田拼命的想用所謂的氣勢阻止伏見繼續前進,但是根本沒有用。 看到眼前的人只是一味的用言語威嚇他,卻不見他逃往房間的別處,伏見就明白了,八田受傷的地方一定是腿部或腳踝之類的。 「最近都沒有見到你我很擔心你喔,美咲。」瞇起眼眸,一把抓住八田的雙手,深知他現在無法反抗,伏見也不打算做太過份的事。 「你做什麼啦!放開我!」在力氣上原本就不如對方的八田被固定在沙發上,仍舊不斷的掙扎。 「那你讓我做一件事我就放開你?」 伏見笑得很無良,說真的,看到比平常弱小的八田,時常在使用的欺負手段......像是辱罵和戲弄之類的都提不起勁。 八田美咲皺著眉,惡狠狠的瞪著眼前限制住自己行動的人。 因為是在靜養,沒戴帽子的他顯得很稚氣,就算表情再如何擺弄還是一點威脅力都沒有,八田放棄掙扎,但是把頭擺向一邊,硬是裝作自己不在乎一樣。 「讓我看看你的傷。」鬆開抓住八田的手,伏見遠比古換了ㄧ個輕鬆的姿勢斜靠在沙發上。 八田很明顯的把視線從伏見身上移開了,但是卻停留在自己的右腳上,伏見挑眉看著腳踝處纏著的白色繃帶。 真是礙眼。 「只是輕微的扭傷啦,天曉得那個下坡處剛好有不平的地方。」出氣似的,八田把傷處抬到伏見的大腿上,人就直接往後仰躺在沙發上。 「還是小鬼呢。」伏見很難得的不再惡言相向,就這樣任憑八田動作。 「你胡說什麼阿?......對了,既然是探病,總該有帶點慰問品之類的吧?」 八田一手枕著頭,隨意的問了ㄧ聲。 「有喔。」 話說完,伏見便快速的變換姿勢,一手攬住八田的腰,整個人都要貼在八田身上了,然後趁著八田還沒反應過來,便是一記深吻。 「唔......!」 在八田動手反抗之前,伏見攬著他腰部的手輕輕地捏了一下,八田原本想一拳打過去的動作停了下來,轉而抓住了伏見的衣服,沒有抓很緊,僅僅是代表自己現在不安的心情。 「沒事的。」 分開之後,伏見輕聲的在他耳邊這麼說。 被吻得差點喘不過氣來的八田,臉上爬滿的羞怯和惱怒的紅霞,伸手遮住自己的雙眼,嘗試著抹去剛才發生的記憶。 「......你回去啦。」悶悶的聲音從縮成一團的八田嘴裡吐出。 不要這樣對我,都已經離開了就別再回來了______ 「......。」伏見看著因為自己剛才的吻而把自己縮在沙發上的八田,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趕快變強吧,美咲。」 伏見低聲的呢喃了ㄧ句,也不曉得對方有沒有聽見,接著帶著苦澀的笑容離開酒吧。 ______如果你捨不得我,為什麼要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