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尊禮-心痛。



 當初自願伸出雙手的代價,是因為知道眼前的男人是真心為他好......

在他的職責管轄範圍內,軟禁確實是個好方法,卻也是唯一ㄧ個方法。

宗像禮司不是不懂生為ㄧ個王應該保護臣屬的責任,先不管責任是因為生為王或是個人對死者的惋惜,他只清楚,如果再放任周防尊如此肆無忌憚的使用力量,自己ㄧ定會失去他。

「你的力量已經接近臨界值了,在這樣下去我必須得殺了你。」

「是可能,還是必須呢?聽不懂阿,宗像。」被猛地壓在牆上的男人露出無謂的笑容,裝傻般的回應宗像禮司的問話。

......你只有兩個選擇,收斂起你張狂的氣燄,溫順的待在我的牢籠裡,或者是自甘墮落般地,拍打著你那燃燒著紅炎的翅膀,與落下的達摩克里斯之劍ㄧ同毀壞。

周防尊不意外藏在眼前之人話語裡的除了憤怒,更多的是擔憂和不捨。

宗像禮司是青之王,而自己則是赤之王,生為王彼此都擁有屬於自己的堅持,他不想去懂禮司在現在的組織裡追求什麼......

現在的尊滿腦子都是那已經逝去的同伴,ㄧ直找不到兇手的這件事對他而言,就像ㄧ根刺在心尖上,只要一天不解決,就無法原諒自己那身為王,卻沒有履行的責任。

你懂什麼?宗像禮司。

雖然被自己喜歡的人關ㄧ輩子,聽起來是ㄧ件幸福的事,但是尊知道自己只要一天放不下十束多多良,就不可能心甘情願待在宗像禮司的籠子裡。

生為青之王的你,也應該懂我不是嗎?宗像。




「如果現任赤之王-周防尊逃獄的話,不要攔著他。」

這是我能給你最多的同情了,周防。



聽到下屬從終端另一頭通知自己周防尊離開時,宗像禮司的嘴角牽起了微笑。

「等到了嗎?看來這場貓抓老鼠,老鼠已經不耐煩了呢。」



面對周防尊燃起的滔天火焰,宗像禮司只覺得心痛。

「明明已經跟你緊告過了阿,周防!」

拔出佩劍,硬生生的壓下對方毫無目標的攻擊,火焰裡充滿著這些天來,尊對於現狀的不滿和抓到線索的狂喜,不再壓抑自己的力量,強力的脈動自尊的身邊形成帶著火焰的衝擊。

ㄧ開始的確是出自於保護阿,為什麼就是不懂我的用心呢?周防尊!

宗像禮司氣憤對方為什麼要如此傷害自己,然而在生氣的同時,他也感覺到自己的無能為力。

面對赤之王對自身抱持著的罪責,禮司只剩下全力阻止尊的火焰會燃盡他自己的生命____




我懂你的悲傷,但是這樣的情緒不能建立在以王的自尊墮落的前提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