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赤黃)撒嬌。

 

「今天就練習到這裡吧,麻煩各位把東西收好才可以走喔。」赤司拿著毛巾把已經汗濕的頭髮胡亂抹了抹,然後接過桃井遞過來的瓶裝水。

「辛苦了。」桃井一瓶接一瓶的拿給之後走過來的隊員,當然輪到青峰的時候不忘做點惡作劇。

赤司一邊喝著水,一邊用眼角餘光看著他們的嬉鬧。

「阿大真是的!不給你水了喔!」
「別鬧了,五月,快拿來!」

「小青峰的體力還真是沒完沒了。」

黃瀨涼太把自己掛在黑子哲也身上,沒好氣的看著在場內跑來跑去的青峰大輝和桃井五月,無意間卻發現赤司的視線停留在自己身上。

話說回來......最近似乎因為調課的關係,只有在籃球隊練習的時候才能看到小赤司呢。

黃瀨涼太不假思索的朝赤司眨了下眼,卻沒想到赤司完全不給任何回應,就這麼把目光移開了,這個動作讓黃瀨愣了一下。

小赤司怎麼了?



在大家都離開休息室後,身為隊長的赤司留到最後一個走是合情合理的事。走出休息室時,就跟赤司預料的一樣,黃瀨蹲在休息室不遠的轉角處等他。

「吶,小赤司在生氣嗎?」黃瀨看著由遠走至自己正前方的赤司征十郎,抬頭看著對方問道。

「為什麼覺得我在生氣呢,涼太?」

赤司沒有直接回答黃瀨的疑問,嘴角微微揚起,就這樣居高臨下的看著黃瀨,他知道黃瀨一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因為小赤司今天完全沒有傳球給我。」有點沮喪的低下頭,黃瀨把頭埋進縮著的膝蓋和身體間,用只有彼此聽得到的聲音這麼回答。

「......。」

「涼太,說到底......你只不過是想跟我撒嬌吧。」

赤司征十郎當然知道因為自己課程的調動,和黃瀨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走廊上碰到了,說不在意是表面話,只是赤司並沒有特別去注意黃瀨的心情,因為他知道就算見不到面,黃瀨涼太心裡滿滿的都是自己。

......除了青峰大輝以外,應該都是自己才對。

「練習的時候不是見得到面嗎?」赤司跟著蹲下身,湊近黃瀨的身體,然後一邊說著一邊輕輕地撩了幾下黃瀨的頭髮。

黃瀨把腦袋抬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爬滿了霞彩。

「我知道阿,可是......」面對著赤司,黃瀨就算想說些甜言蜜語什麼的,也總是因為那股強勢的感覺而不得不把話往肚裡吞。

「我是喜歡你的喔,涼太。」像是填補兩人之間的尷尬一般,赤司朝黃瀨露出溫柔的笑容,接著很自然的抱住他。

在不知不覺中,姿勢已經轉換成黃瀨坐在地上,而赤司半跪著的模樣。黃瀨拉了拉赤司的衣角,讓對方知道自己有話要說,他的視線在猶豫後轉變成要求......

「小赤司,吻我。」

對於黃瀨涼太在私人方面的任何要求,赤司征十郎都不曾拒絕過,更何況是這種算是邀請的要求呢?

如黃瀨所願的,赤司捧著他的臉讓自己的唇瓣覆上______




______我也是喜歡你的,小赤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