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6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33】赤青黃信號組IF本-Belong to you

 【試閱】

+++++++++++++++++++++++++++++++++++++++++++++++++++++++++++++

「小赤司,我喜歡你。」高三那一年的初春,他得到了如此的禮物。
 
嘴角微微上揚,赤司知道自己等這句話等了一段時間,雖然彼此認識的時間不是很久,但善於觀察的他卻已經摸清眼前告白之人的想法。
 
「我也喜歡你阿,涼太。」存心捉弄的玩笑是在這樣的年紀裡獨有的惡意。
 
當自己鼓起勇氣告白,聽到這樣的回答,頓時心就涼了一半之餘,尤其被告白的對象依舊忘我地埋首在棋局裡,黃瀨涼太有些失望的拉了一張椅子,坐在赤司的前面,不死心的再加上一句強調:「……我不是說朋友的那種喜歡喔。」
聞言,赤司終於抬起頭沒好氣地笑道:「我知道。」
 
「涼太,事實上我還在想你要忍多久呢?」
「嗯?」
「太明顯了。」
「小赤司!」對於赤司挑明講的事實,黃瀨整個被嚇到了,瞪大了眼直盯著對方。
愉悅地看著黃瀨涼太的臉頰上爬滿紅霞,赤司放下手中的棋子,眼角餘光裡是涼太一副不知所措的慌張模樣──
「那麼,要跟我交往嗎?」
在唐突的問句裡,不帶任何能夠拒絕的縫隙,赤司溫柔地問道。
+++
 
筆尖在紙上畫過的細碎聲音在安靜的圖書館裡依然刺耳赤司被黃瀨硬拖進了這棟建築物,名義上是教他念書,實際上--
「涼太?」赤司挑眉看著眼前快貼到桌面上的金色頭顱,無意識地回應了之後黃瀨便毫無顧忌地趴在桌上睡著了。
 
說好的期末考呢?一定又是模特的工作吧,算了……
……反正到時候的補考還是我教你讀書阿,涼太。
溫柔的笑著把外套披在黃瀨身上之後,赤司起身離開圖書館。
 
 
「涼太應該是狗吧。」
「為什麼?」
「只要我摸摸你的頭……」赤司闔上手中的書傾身向前,把手掌放在黃瀨的頭上,規律的一下接著一下的輕撫。
「嗯?」沒有拒絕,或者連"拒絕"這兩個字都不曾想過,黃瀨的臉上漸漸地染上緋色。
「你就會露出很幸福的表情。」
赤司說著,滿意的目光停留在對方的臉上,然後讓彼此的唇瓣貼合。
 
啪唰--還未拆封的雜誌就這樣丟在地板上,粗魯的模樣讓赤司從方才的沉思裡回過神。
撿起雜誌發現這次封面照片裡黃瀨的穿搭變了,以往都是明亮、鮮豔的色系搭配,給人一種清爽開朗的感覺,但是這次卻換成了成熟的剪裁西裝和小禮帽。
 
「涼太,你要跟誰結婚啊?」
 
黃瀨聽到這樣的問話震驚的被飲料給嗆咳了好一會兒。
 
「唔咳、咳……小赤司你在說甚麼啊?」因激動而脹紅的臉頰讓人覺得格外有趣。
翻開雜誌內頁不意外看到『黃瀨涼太』這四個大字又被粗體加邊了,「換風格了?」
「攝影師說想看我穿這種衣服阿,想說試試看就接了,如何?」
「雖然穿上了這種衣服,但是心智年齡卻不符阿。」赤司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
 
+++
 
倉促、慌亂的腳步聲在深夜的暗巷響起,其中還夾雜著無線電開關時的雜音,訓練有素的員警們計畫在下一個路口,配合原本部署好的警力合成的包圍網,一舉拿下目前正再巷子裡四處逃竄的幾名毒販,豈料,當毒犯們才剛跑出巷弄便遭到不明人士的槍擊!
 
在乾淨俐落的幾聲槍響後,接著便看到所有的毒販都抱著腿上的傷處倒在地上哀嚎……
 
「幹得好!青峰。」緊跟在後的警察一見開槍的是自己人,先是出言表揚,但他下一秒就愣住了。
 
青峰大輝穿著便服,一手提著顆籃球,另一隻手正把槍塞回槍套,看起來是沒有參予這次行動,只不過是碰巧遇上,重點是他居然就這麼乾脆的開了槍。
 
「青峰,你是剛好路過嗎……?槍是哪來的?」其中有人開口問,就怕他也是這次喬裝的同仁之ㄧ,功勞被搶走。
 
「我剛剛在打球,至於槍……我都隨身攜帶的。話說你們也真是沒用,動員了這麼多人還跑了這麼久,卻還沒抓到人?」青峰不耐的口氣中帶著嘲笑,而大多數人聽了都露出了不服氣的表情。
 
「我們是希望能在不開槍的前提下制服他們啦……」帶頭的小隊長滿臉委屈的看著眼前散發囂張氣勢的青峰。
 
到底是哪個傢伙同意讓他帶槍出來亂逛啊!打球就打球幹麻帶槍?是怕被人欺負嗎?
 
由於帶來的警察人數還算多,很快便控制住了場面,而青峰也沒多作停留,只讓剛剛的小隊長去處理這次的偶發事件,畢竟自己是找人代班,現在要趕回警局和同伴交班。
 
雖然青峰翹班打球是錯的、帶槍不穿制服也是錯的,但是基於他是這次事件的功臣之一,警視廳的上司也沒有多加刁難,難得這次事件這麼快就結束也要歸功於上司們給的餌食夠豐富,讓手下這群人卯足了勁搶功勞,雖然最後收尾花不到一個小時,但是負責這次案件的小隊可是用了一年在準備阿!
 
青峰大輝有些詫異地看著桌上的機票。
 
--不知哪位幸運上司在商店街抽到的特獎──紐約的來回機票兩張。
 
……只可惜參與這次圍捕行動的其他人都剛好有事。
 
+++
 
黃瀨涼太在晨光裡睜開眼,不意外身邊的人已經起床一陣子了,躺在床上又賴了幾分鐘才心滿意足的下床進浴室梳理。脫下披在身上的浴巾,動作間發現手臂內側被留下了幾個淺色的吻痕,黃瀨抬起自己的手偷偷的在那個地方吻了一下。
 
「早安,小赤司。」一邊把自己的皮帶拉好,黃瀨拎著領帶來到客廳,按慣例得先給自己的愛人一個早安吻。
「早安,涼太。」赤司自然地回應了這個吻,然後抽走黃瀨手上的領帶,熟練地繞過他頸部,按步驟打上整齊的結。
 
「等一下就要飛紐約了?黃瀨機長?」
 
看著黃瀨把早餐從微波爐裡端出來,然後按下自動咖啡機的按鈕,又順手拿起櫃子上的雜誌,赤司承認這些日常的動作即使已經看過不下百次了,仍是看不膩,因為這些小動作才可以真實的感覺到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一點的航班,話說……小赤司從今天開始不是有比賽?」
「恩,要開始了呢,三段聯賽。」
「我不在家的話,小赤司也能用心準備考試吧。」黃瀨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吐出含糊不清的句子。
「是阿。」
「嗚哇,小赤司真過分。」
 
 
又是將近半個月見不到嗎?
赤司啜著溫熱的咖啡,透過鏡片的角度看著黃瀨一派從容的收拾,然後準備出門需要的所有東西。
 
之前還以為黃瀨會這麼當模特當很久呢,沒想到突然轉行跑去報考機長,自己還一邊紀錄棋譜一邊指導他一些相關的考科……雖然他身為模特的氣質依舊明顯,走在路上還是會有女性聚過來要求拍照,上下飛機也是被粉絲們圍在中間,說到底也是黃瀨涼太這個人想做的事情。
 
反觀自己從以前就接觸各式各樣的棋類遊戲,自然而然也很理所當然的就這麼走上了職業棋士的路,"順利平穩"這四個字可以說是自己人生到目前為止的寫照吧。儘管愛人是一個男人,那又如何?
 
自己可不會去介意世俗的眼光,因為贏得一切的我才是正確的阿。
 
「路上小心,涼太,到了再簡訊給我。」赤司跟在黃瀨後面,邊看黃瀨在玄關穿鞋邊說著叮嚀的話。
「知道了,小赤司,半個月不在要想我喔。」語畢還不忘湊上去在赤司的嘴角留下眷戀的吻。
 
+++
 
『搭乘一點,由東京成田機場起飛,飛往紐約機場的乘客,請於5號登機門登機。』制式化的廣播系統傳來提醒的聲音。
青峰大輝這時正拉著行李往登機門走去,因為是出來正大光明的放假兼翹班,所以他的心情格外的好。
等他到達候機室的時候正好看到這次飛行的機組人員正準備上機──
 
「是黃瀨機長!」
「黃瀨機長,能不能請你幫我簽名?」
「可以跟我照一張相嗎?」
 
女性此起彼落的喧嘩聲刺耳的讓人皺眉,青峰看向被一堆女人圍在中間的幸運兒,那被稱為『黃瀨』的人,溫柔的回應每個問題,臉上的笑容似乎不會累一樣。
 
「呵……不就是個花瓶嗎?」
這是青峰大輝對於黃瀨涼太這個人的第一印象,卻沒想到幾個小時之後他們的命運會產生劇烈的改變。
 
 
「……希望您能享受這趟旅程。」黃瀨涼太關閉機上廣播,接著開始指揮副機長報告應有的數據,以及確認塔台方面的指示和聯絡通訊保持暢通。
拉起操作桿後按下自動飛行的按鈕,黃瀨和他身邊的副機長不約而同的露出笑臉,「黃瀨機長,這趟旅程又要麻煩你了。」
「這話不能這麼說阿,田島先生,還要請您多多指教呢。」
說著官場上的恭維話,黃瀨鬆開安全帶先行離開了駕駛艙,剛走進休息室他就看到另一頭的入口處一個男人在支開空姐之後,似笑非笑靠在牆上看著自己。
 
「有什麼事嗎?這位先生?」黃瀨露出招牌微笑看著眼前膚色偏深的男人。
「黃瀨涼太阿。這就是你的名字?」
下意識地低頭看著自己胸前的名牌,黃瀨涼太提高警覺心,就怕眼前的人突然拿出任何可能威脅自己生命的東西。
男人走近後從口袋掏出護照和警視廳的證件──「警視廳搜查課的青峰大輝,請多指教。」
「厄……請多指教。」有些尷尬自己總是胡思亂想的腦袋,黃瀨苦笑著回應。
「其實我今天應該是放假,但是剛剛似乎在機上看到了不速之客。」青峰打了個呵欠,收起平常痞痞的笑容,一臉嚴肅地看著眼前的機長。
「诶?」
 
「座位十二排靠走道的那個和他旁邊的傢伙,是專門走私軍火的通緝犯。」
「那他們是怎麼上飛機的?」
聽青峰說出這樣的一個事實,確實令黃瀨大為緊張,但他更好奇這兩個窮凶惡極的人是怎麼上……
「天曉得,但是十之八九應該和錢脫不了關係。」
「果然。」
黃瀨露出了瞭然的神情,接著問:「他們會劫機嗎?」
「希望不要有這種事發生,我可不希望在假期裡還要辦案。」
「有事發生的話那就再麻煩你了?青峰警官。」
青峰打趣地望著在一旁說出風涼話的黃瀨,「這話聽起來真是不負責任,黃瀨機長。」眼前的花瓶機長真的了解事情的嚴重性嗎?還是說他根本不把自己的話當一回事?
 
「河本小姐,麻煩給我兩杯咖啡。」對著經過休息室的空服人員要求,出色的相貌讓空服員羞紅著臉立刻去泡。
「你喝黑咖啡?看不出來。」甚麼都沒說,沒有糖也沒有奶精,讓青峰馬上就知道對方也是喝黑咖啡,但是跟外表還真是不搭,還以為他會加奶精和一堆糖。
 
「以前不敢,是被人硬教出來該如何品嘗咖啡的。」黃瀨想起自己好奇嘗了赤司的咖啡之後被苦澀的味道嚇到,還一直灌水想沖淡苦味,原本以為赤司會笑自己,卻沒想到他不但教自己該如何分辨咖啡的種類,還讓自己習慣各式各樣的咖啡,說什麼咖啡因不要常碰,卻每天早上都在泡咖啡?
 
「……感覺那人應該教得很辛苦。」
「你這人還真是失禮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