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erochromatic's Door
關於部落格
尊重至上,謝謝。
  • 238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雙赤)-生日

 __生日阿。
赤司翻著月曆看著十二月那被用紅筆圈出來的日期。
 
是自己和征十郎的生日呢,……是第幾個生日了?十六?十七?
「吶,這是我們的第幾個生日啊?」轉過頭問坐在沙發上看書的攣生兄弟,雖然並不期待對方會有多認真回答這個問題,「第十七個吧。」征十郎回答了之後,發現赤司沒有給他回應,好奇的把視線從書本裡移開。
 
第十七個生日阿,時間過得真快。赤司沉默地想著該怎麼過這次的生日,「怎樣過都好,只要我們在一起過我就滿足了。」從後方抱住赤司,征十郎把頭擱在對方的肩膀上,嘴角勾起一貫的笑容。
 
「你還真容易滿足啊。」無奈地皺起眉頭,赤司給了他一拐子,把人從自己身上趕走。
「還是你要給我甚麼驚喜呢?」征十郎吃痛的揉著方才被頂到的地方,「又不是小孩子了,還想要什麼驚喜?」撇了一眼那掛在相同外貌上戲謔的表情,赤司忍不住起了一陣惡寒。
像是為了要安撫對方似的,赤司扯過征十郎的領口,很彆扭的在他臉上印下一個吻。
 
十二月二十很快就到了。
不變的仍然是學校裡笑鬧的聲音和同學間送上的祝福和禮物。
 
『生日快樂』這四個字聽起來真是無比沉重阿。
「你不覺得嗎?征十郎。」
「我倒是覺得很幸福喔。」撩起赤司前額略長的瀏海,「今天是我跟你在一起的第十七年。」
「這只不過是因為我們是雙生子阿。」伸手握住正在撫摸自己瀏海的手,赤司不認同的反駁道。
「你總是喜歡在無意義的事情上堅持。」
 
桌上放著一個精緻的蛋糕,是父母為他們兩個準備的,「明明是兩個人卻用同一個蛋糕慶生……」用水果刀在蛋糕的表面上劃過一道輕淺的痕跡,一分為二的表面,被破壞的圖案和花紋,「我們原本是一個人,但是出生的時候卻成為了兩個人。」征十郎不悅的看著赤司切蛋糕的動作,「吶,我還挺高興我們是兩個人的。」遞給征十郎一塊切好的蛋糕,赤司跟著坐在他身旁。
 
「如果我們不是兩個人不就無法像現在這樣對話了。」
「也沒辦法觸碰你?」
「也沒辦法一起過生日。」
『生日快樂。』短短的幾句話裡包含了對彼此的心意,赤司釋然的揚起嘴角,閉上眼和征十郎貼著額頭,同時說出給予對方的祝福。
 
 
柔軟的沙發承受著兩人的體重凹陷,「你確定你要在上面?」視線停留在赤司的鎖骨,接著往上看著對方已經羞窘的表情,征十郎打趣地把人拉近,幾乎是跪趴的姿勢,讓赤司很不自在。
「想說試試看阿,如果真的不行就……」
「呵,真有這麼大的壓力嗎?」異色的雙眼裡沒有不悅的神情,相反的他很期待,雖然這種事他們平常都在做,但是赤司主動的次數根本少得可憐,或許那是因為都是自己主動求歡的原因吧。
「哼。」被征十郎的態度激起不小的火氣,惱羞成怒的堵住對方的嘴,卻反而被攬住脖頸,然後一個翻身__
瞬間的動作卻打破了先前的僵持,「你在蘑菇下去我都要早洩了阿,赤司。」扯開眼前人的襯衫,征十郎毫不客氣地開始解起皮帶。
「等等!哪有人這樣的?」伸手想奪回主導權,卻被輕鬆地抓住手腕。
「生日嘛,說的話哪能當真呢?」露出無良的表情,征十郎現在的心情可以說好到不行。
「明年生日你就慘了!」
「……這話你去年生日也說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